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后台管理
  客户服务热线:
0913-2196698

        联系我们
        陕西五恒科工贸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陕西省渭南市民生街北段副187号

        电 话:0913-2196698
        传 真:0913-2167585

        QQ:1138243832 

        联系电话:18609233999

                 18991687911

        企业邮箱:wh-build@163.com

        公司网址:http://www.wnwh.cn

        您现在的位置:反回首页 >> 行业动态 >> 污染西移我国第四大沙漠面临威胁

        字号:   

        污染西移我国第四大沙漠面临威胁

        浏览次数: 日期:2013年8月22日 08:15
        生化需氧量、化学需氧量、氨氮、磷酸盐、色度、PH值等指标均严重超标的含强酸化工废水不送专业污水厂处理,而是通过晾晒以求自然蒸发。更令人瞠目的是,这种污水处理工艺居然获得了内蒙古自治区环保厅的环评批复。   处于腾格里沙漠腹地的腾格里工业园区的化工废水采用的就是这样的处理技术。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随中华环保联合会法律中心调查人员一行人一起赴内蒙古阿拉善左旗腾格里工业园区进行调查采访。调查人员将在当地收集的饮用水样本以及工业废水样本送检,结果显示,距离腾格里工业园区2公里左右的当地牧民的饮用水中所含致癌物质苯酚超过国家标准410倍。   腾格里沙漠是我国第四大沙漠,以化工企业为主的腾格里工业园就坐落在沙漠腹地。专家表示,在沙漠腹地如此密集地建设污染严重且污染物零处理的化工企业,将会对独特的沙漠生态环境造成难以修复的破坏。   事实上,由于腾格里工业园区与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接壤,据当地群众反映,腾格里工业园区工业废水通过地下渗透已经影响到当地的地下饮用水,并对黄河水的水质安全造成严重威胁。   知情人称化工废水偷排沙漠   8月上旬的一天,《法制日报》记者随中华环保联合会的调查人员来到宁夏中卫市,在当地人的指引下,从中卫驱车不到半小时就进入了腾格里沙漠。   在正午的阳光下,金色的大漠令人心旷神怡。   然而,越往沙漠深处走,感觉越不对—— 一股股刺鼻的化工味道顺着风向由远及近不断地飘移过来。“再往里走,就是腾格里工业园了,这个工业园都是化工企业,味儿就是从这些企业里过来的。”当地知情人说。   在这位知情人的带领下,记者与调查人员绕着工业园转了一圈。粗略一数,仅在路边的化工企业就有十几家。这位知情人说,腾格里园区的化工企业总共有30多家。今年3月,有媒体曝光过这里的污染问题,“现在一些小的化工厂已经停产,但是大的企业仍在生产”。   记者看到,在一些企业的周边仍有大片废水,有的已经形成了沼泽状。这位知情人说,记者看到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大量的化工废水被这些企业非法注入沙漠。   “这些企业通常白天不生产,到了晚上才开始生产。”根据这位知情人的反映,调查人员在到达腾格里工业园的当天22点左右,再次驱车进入腾格里工业园。记者看到,一些小的企业门前一片漆黑,从工厂外面看,确实看不到仍在生产的迹象。   但是,当记者一行人乘坐的出租车经过内蒙古津盟化工有限公司以及内蒙古新亚化工有限公司时,却看到厂区内灯火通明。   后经调查人员核实,内蒙古新亚化工有限公司确实在生产。据该公司内工人介绍,当地政府允许新亚化工有限公司将液氨用完后再停产。   污染却被称“沙漠工业奇迹”   记者一行人在腾格里工业园绕了几圈,发现园区的化工企业基本都是内地或沿海地区西迁过去的。   园区里的企业不仅有浙江、江苏、天津来的,甚至还有外资企业。   内蒙古新亚化工有限公司是天津亚东化工有限公司在腾格里投资建设的一家企业。   “亚东集团是专业从事精细化学品研究、开发和生产的高新技术企业。说白了,就是一家专业生产染料的企业。”当地知情人说。   对此,亚东集团也承认,其公司产品主要用于染纸、棉、毛、尼龙、皮革等高档直接染料和纸用液体染料,同时还生产染料的中间体。   内蒙古金石镁业有限公司、阿拉善盟金石矿业有限公司是盾安控股集团公司在阿拉善盟设立的子公司。而盾安集团大本营则在浙江省杭州市。   这家号称“中国企业500强”、“中国民营企业100强”的“中国低碳发展领军企业”,也将后续发展空间定位在腾格里工业园。   2012年9月25日,内蒙古锦洋化学工业有限公司年产20万吨精细化工和10万吨PVC深加工一期项目工程竣工。   与前两家从内地和沿海地区西移过来的企业相比,锦洋化工身份确实够“洋”。据腾格里工业园相关资料证实,锦洋化工是一家韩国企业。这家腾格里工业园区的惟一一家洋企业,其年产的20万吨精细化工和10万吨PVC以及年产6000吨AC发泡剂产品远销世界78个国家和地区。   据当地人介绍,腾格里园区的30多家化工企业,几乎都是外来企业。   这些西移过来的污染企业,在当地政府的眼里却是“创造沙漠工业奇迹的功臣”。来自腾格里工业园区管委会的一份材料上称,截至2011年年底,“园区初步形成了硫化系列、萘系列和苯系列三个染料精细化工产业链,成为全盟打造‘双百亿工程’的重点开发区(园区)之一。2010年,园区完成生产总值11.59亿元,完成工业总产值11.53亿元,实现工业增加值4.59亿元,财政收入5252万元”。   在阿拉善左旗的工业史上,自打腾格里工业园投入运行后,无论是工业产值还是财政收入,确实创下了历史之最。   污水厂闲置废水靠太阳蒸发   如果不是知情人带领,外来人根本无法想象在腾格里沙漠深处居然有“污水处理设施”。   8月上旬,中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与记者一行在知情人的带领下,曾两次深入腾格里沙漠腹地,实地查看该“污水处理设施”。幸运的是,两次均遇上通往“污水处理设施”的路障没有上锁。“否则,就得徒步进去。”当地知情人说。   驱车经过多个金色沙丘后,一股股浓烈的令人窒息的化工气味在沙漠中弥漫,车行十几分钟后,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一块“园区污水处理池项目简介”(园区前边几个字已无法看到)巨幅牌子。牌子上黑色字体写着:经自治区环保厅环评批复,阿盟(阿拉善盟)发改立项批准,分期建设的4座污水处理池“通过自然晾晒和自然风干蒸发、固体物人工收集等措施,达到污水无害化处理”。   记者走近4座污水处理池发现,3座池子已经装满污黑的化工废水,如果迎风,强烈的化工气味会呛得人无法呼吸。   中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下到惟一一座没有放水的池底,发现尽管池底有水泥层覆盖,但是,沙子还是从水泥板间大裂缝处冒了出来。“化工废水就是通过这些大裂缝渗透到沙漠中。”知情人说。   在通过污水晾晒池的路上,两位看护工告诉调查人员,他们是新亚化工派来看管水泵的。“4个晾晒池,一家企业一个。”两位看护工说,新亚化工为了让自家企业的污水快些蒸发掉,特意在池子里加装了水泵。据他们介绍,当地政府给企业开出的复工条件是,谁家的污水蒸发完了,谁家可以复产。   两位看护工说,他们也知道有污染。“池子里的水整到衣服上,衣服就烂了,我这裤子上的洞就是烧的。”一位看护工说,在新亚化工的工厂里污染更厉害,“生产时穿的解放鞋,三天一双”。两位看护工透露,工厂里排出的是含有强酸的化工废水。   “中卫那边一直在反映污染问题,中卫吃的是黄河水,听说腾格里的化工废水通过渗透已经污染了中卫的饮用水。”两位看护工说,“工厂停工就是因为中卫那边有反映。”据他们透露,园区附近的地下水已经被污染。   调查人员在3个晾晒池取水样后,送北京有资质检测机构检测后发现,3个晾晒池中的化工废水多项指标严重超标。其中,生化需氧量超标229倍;化学需氧量超标138.3倍;氨氮超标35.96倍;磷酸盐超标22倍;色度超标11.5倍;PH值达到1.24,属于强酸水。就是这样的化工废水,按照内蒙古环保厅的环评批复,可通过晾晒达到无害化处理。   据当地人介绍,阿拉善左旗人民政府与江苏一家公司采取BOT(私人资本参与基础设施建设,向社会提供公共服务的一种特殊的投资方式)建设的一座日处理5000吨污水的污水处理厂。该工程总投资为3600万元,2010年10月完成,但竣工后一直没有投入使用。8月上旬,记者一行到该污水处理厂时,当地人称,这个污水处理厂可能要被拆掉。   附近饮用水井检出致癌物   记者一行人在腾格里工业园调查采访期间,曾就工业园区企业污染问题,采访阿拉善左旗特莫乌拉嘎查、呼兰哈达嘎查的多位牧民。   “这么多化工厂集中在这里能没有污染吗?”在阿拉善左旗东湖草原的牧民们告诉调查人员。   “像盾安这样的企业都是白天不排,晚上排出的都是黄黄的烟,味道可大了。”牧民们说,这些化工企业的化工废水直接排入沙漠中,“用铁锹挖一下,就能提出黑色的东西来”。   一位牧民说,最近吃了井水后还会肚子痛,“原来有泉子,现在也吃不成了”。   “因为污染找过旗政府镇政府。镇上领导说,这些污染企业给当地带来好处,牧民才有补偿,禁牧款就是这些企业出的。”牧民们说,他们去反映,得到的就是这样的答复。   一位知情人当着记者的面,进入东湖草原的一处水洼地,果然如牧民所说,水洼地下是一片片的黑泥。   “这些水洼子以前牧民喝,牲畜也喝。现在有了污染,就成了牲畜喝水的地方。前些天还有100多只羊流鼻血死了。”一位牧民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他们怀疑羊死亡与污染有关。   在知情人引领下,调查人员在距离腾格里工业园区两公里左右一当地牧民饮用水井里取水样,回京送有资质检测机构检测后,发现该饮用水源挥发酚类(以苯酚计)达到0.822mg/L,超过国家饮用水标准410倍;此外,在此饮用水样中还检测出菌落总数、总大肠菌群以及硫化物均超标。   “天空”遇浩劫将难以修复   据当地牧民介绍,腾格里蒙古语为“天”,翻译成汉语,就是茫茫流沙如渺无边际的天空。   在腾格里工业园采访期间,记者曾特意到沙漠中看星星,浩渺天空可以清楚地看到北斗七星。一位在此做调查的北京大学生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只要不是阴天,几乎天天都可以清楚地看到银河系。   只有身临腾格里沙漠,才可以真切地感受到其独特的生态环境。   据资料记载,腾格里沙漠是我国第四大沙漠,我国的第二大河流——黄河流经腾格里沙漠的东南边缘。   “腾格里沙漠中还分布着422个存留数千万年的原生态湖泊。湛蓝天空下,大漠浩瀚、苍凉、雄浑,千里起伏连绵的沙丘如同凝固的波浪一样高低错落,柔美的线条显现出它的非凡韵致。”这是一段有关腾格里沙漠的文字记载。   这份资料称,422个原生态湖泊中的251个湖泊仍有积水,主要为泉水补给和临时集水,大部分为第三纪残留湖,这些残留湖湖盆光热充足,水分条件较好,地下水较丰富,埋深1至2米,是当地牧民的主要集居地。   “一旦地下水被污染,千百年来牧民们生存的栖息地不仅将失去,更重要的是,我国的第四大沙漠——腾格里沙漠独特的生态环境可能也将面临严重威胁。”专家警告说,沙漠地下水一旦被污染后,修复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