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后台管理
  客户服务热线:
0913-2196698

        联系我们
        陕西五恒科工贸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陕西省渭南市民生街北段副187号

        电 话:0913-2196698
        传 真:0913-2167585

        QQ:1138243832 

        联系电话:18609233999

                 18991687911

        企业邮箱:wh-build@163.com

        公司网址:http://www.wnwh.cn

        您现在的位置:反回首页 >> 行业动态 >> 小规模初级煤化工项目为何遭冷遇?

        字号:   

        小规模初级煤化工项目为何遭冷遇?

        作者:陕西五恒来源:陕西五恒 浏览次数: 日期:2015年3月8日 09:30

        2014年8月20日,《西部地区鼓励类产业目录》(以下简称《目录》)经国务院批准,由国家发改委正式发布,并于已10月1日起施行。在列入西部大开发范围内的12个省区市中,光伏和风电等新能源项目成为西部地区新增鼓励产业的重点,而在征求意见稿中多省(区)列入的100万吨制甲醇和50万吨煤制烯烃项目在《目录》中均未保留,这意味着此类煤化工项目将不得享受所得税、立项和审批等方面的政策红利。

        赛迪方略县域经济研究中心分析师田丫代子表示,《目录》出台后,小规模甲醇等煤化工初级产品项目已不再受鼓励,西部煤化工企业应积极谋划一批高附加值的煤基精细化工项目,以循环经济理念为指导,发展绿色煤化工项目,实现节能减排。

        小规模初级煤化工项目遭西部鼓励类产业冷遇

        煤化工项目长期受到我国资本市场热捧。田丫代子分析指出,煤炭的资源属性和煤化工的高盈利性是煤化工受宠的主要原因。目前,国内大型煤炭、电力企业,甚至一些民营企业都在积极攫取煤炭资源,纷纷计划上马煤化工项目。今年6月,民企代表内蒙古伊泰集团发布了4个煤制油项目招标公告,投资总额过千亿。此外,煤化工的盈利能力也颇为可观,例如神华包头煤制气项目的利润率可达10%以上,年净利润超过10亿元。

        《目录》出台后,小规模初级煤化工项目遭冷遇。今年4月,《目录》征求意见稿发布,新疆、内蒙古、甘肃、青海、贵州、宁夏和云南均列入了100万吨煤制甲醇、50万吨煤制烯烃项目。但在8月底最终公布的《目录》中,仅陕西、宁夏列入了“百万吨级大型乙烯、千万吨级大型炼油等重大煤化工、石油化工”,《目录》征求意见稿中列入的100万吨煤制甲醇、50万吨煤制烯烃项目均被撤销,而所有聚乙烯醇等精细化工项目以及煤炭气化、液化等洁净煤技术开发等循环经济项目都得以保留。“可见,小规模甲醇等煤化工初级产品项目已不再受鼓励,精细化工和循环经济成为煤化工产业的发展方向。”田丫代子表示。

        小规模初级煤化工项目遭冷遇的原因

        田丫代子进一步归纳了小规模初级煤化工项目遭冷遇的三个原因。

        首先,煤化工普遍面临结构性产能过剩问题。预计到2020年,我国将形成6000万吨/年煤制甲醇产能、4100万吨/年煤制烯烃产能。而我国煤化工的产能利用率大体在70%左右,低于国际上80%-85%的合理幅度,甲醇的产能利用率甚至仅为45%-60%,80%的甲醇企业已出现亏损,结构性产能过剩问题日益突出。

        其次,西部地区煤化工产业链条短,下游产品结构单一,风险较大。田丫代子对记者表示,虽然西部地区煤炭资源丰富,但受经济、水资源、技术等条件制约,煤化工产业层次仍较低,产业链较短,深加工、高附加值的高端产品少,产品结构单一,如煤制烯烃项目的终端产品82%为聚乙烯和聚丙烯,煤化工行业整体抗风险能力弱。

        再次,煤化工项目水耗大,且环境污染颇为严重。煤化工是高耗水行业,煤化工生产中转化1吨煤用于煤制油或煤制烯烃,需用水约10-15吨,真正上规模的煤化工企业,每小时用水量约为2000-3000吨。而西部地区水资源短缺现象严重,难以承载过多煤化工项目。“另外,煤炭在气化过程中会产生SO2、NOx、CO2为主的废气,以及废水和废渣。部分中西部富煤地区生态环境较脆弱,大量的污染排放将会造成不可逆的后果。”田丫代子补充道。

        《目录》出台后西部地区煤化工应如何发展

        针对《目录》出台后西部地区煤化工企业应如何发展,田丫代子从两方面提出了建议。

        其一,积极谋划一批高附加值的煤基精细化工项目,鼓励开发前沿产品。她建议鼓励企业重点发展煤-电-煤制油-煤制油深加工、煤-电-煤制烯烃及其下游产品、煤制乙二醇及其下游产品等产业链,推进煤化工向精深化、高端化方向发展;搭建人才、技术等公共服务平台,引导企业与科研院所进行合作攻关,提高煤炭深加工技术装备水平;设立前沿产品专项基金,鼓励企业尝试开发煤制芳烃、低质煤提质等高附加值项目,提升产业层次。

        其二,以循环经济理念为指导,鼓励发展绿色煤化工项目,实现节能减排。对此,田丫代子强调,需制定一系列项目准入绿色标准,如生产区绿化率严控在30%以上、工业水重复利用率达100%等;鼓励企业构建煤-气-化-建材、二氧化碳-干冰-气体废料-冷媒-灭火器等循环经济产业链,整合煤化工脱硫废弃物,积极开发化肥产业,就地消化煤化工产生的“三废”;引导企业在生产环节中推广应用干熄焦发电、煤气制甲醇、粗苯精制、污水深度处理、中水回用、甲醇弛放气回用等多种工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