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后台管理
  客户服务热线:
0913-2196698

        联系我们
        陕西五恒科工贸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陕西省渭南市民生街北段副187号

        电 话:0913-2196698
        传 真:0913-2167585

        QQ:1138243832 

        联系电话:18609233999

                 18991687911

        企业邮箱:wh-build@163.com

        公司网址:http://www.wnwh.cn

        您现在的位置:反回首页 >> 行业动态 >> 我国煤化工“由热转冷”之原因分析

        字号:   

        我国煤化工“由热转冷”之原因分析

        作者:陕西五恒来源:陕西五恒 浏览次数: 日期:2015年3月9日 10:14

        近日,国内媒体引用“参与“十三五”煤炭规划编制的人士”,称未来五年国家或将重新收紧现代化工政策,不再新增煤制气项目,煤制油仅可作为战略储备,而煤制烯烃也被要求适度发展。《煤炭“十三五”规划》草案,初定到2020年,煤制天然气产能150亿立方米,煤制油产能660万吨,煤制烯烃产能1500万吨。

        而本月初,另一份在起草中的能源规划也传出相同的政策信号。据媒体介绍,《能源“十三五”规划》草稿初定,到2020年,煤制天然气产能300亿立方米,煤制油产能1000万吨,而且这个目标已经过国家高层审阅。另一位参与规划制定的专家也向笔者证实了此消息。

        这与此前煤化工的火爆场面大相径庭。今年1月召开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还一度传出消息称,初定“十三五”发展煤制气产能500亿立方米,煤制油3000万吨。另据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称,国家初定2020年煤制烯烃目标2400万吨。对比眼下煤化工的实际投产规模,这一些列目标意味着行业将成倍爆发式增长。

        国家煤化工政策“由热转冷”

        此次,两份国家级能源规划不约而同对煤化工“由热转冷”,尽管具体数字不同,但都明确反映了国家对煤化工发展的思路发生了转变,将回归理性思路。

        而这种思路转变也经历了一定过程。今年7月22日国家能源局下发《关于规范煤制油、煤制天然气产业科学有序发展的通知》,要求各地控制煤制油气盲目发展势头,对违反政策规定违规上马新建项目的行为要进行问责。9月1日,能源局再次下发《关于下达煤制油、煤制气核查监管任务书的通知》,核查各地煤制油气项目的规划、审批、投资建设情况,重点摸清“未批先建”的项目。11月中又传出消息,起草中的煤制油气项目《指导意见》,由于“争议比较大、条件不成熟”被再度搁置。

         

        十三五末(2020年)产能目标 煤制天然气 煤制油(合成油) 煤制烯烃
        年初初定规模 500亿立方米/年 3000万吨/年 2400万吨/年
        《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草稿)》 300亿立方米/年 1000万吨/年 未涉及
        《煤炭工业发展“十三五”规划(草稿)》 150亿立方米/年 660万吨/年 1500万吨/年

         

        国家政策转向的根本原因

        如何解释煤化工政策的大幅转向?上个月公布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这份文件经过国家能源委员会于4月18日审议,6月7日成文,11月19日公布,可以被看作《能源“十三五”规划》的初步纲要。

        此次《行动计划》最大的亮点是将“推动能源消费革命”,其核心任务是通过严格控制能源消费过快增长,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费,实施“一挂双控”、区域差别化能源政策以及控制煤炭消费总量等措施。目标到2020年一次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48亿吨标准煤左右,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在42亿吨左右。

        国家的宏观能源方针是“节约、清洁、安全”,战略是“节能优先、绿色低碳、立足国内、创新驱动”四大战略,目标是构建低碳、高效、可持续的现代能源体系。而现代煤化工行业则仍面临高耗能、高污染、高碳排放的挑战,因此并不是国家着力发展的大战略,主要还是作为技术示范储备。

        减少3亿吨煤炭消费增量

        相反,如果按照此前的煤化工发展计划,则将严重影响国家能源消费和煤炭消费总量“双控”目标。根据2014年4月制定的《煤炭深加工产业政策(征求意见稿)》中的行业准入要求,煤制天然气能耗2.3吨标准煤/千方,煤间接液化能耗3.6吨标准煤/吨,煤制烯烃能耗4.4吨标准煤/吨。

        按照此前的计划规模,仅此三项,煤化工行业就将消费煤炭约3.3亿吨标准煤,即4.6亿吨原煤。2013年全国煤炭消费量为36.1亿吨,与国家十三五煤炭消费量控制目标仅相差5.9亿吨。这意味着煤化工一个行业就将占用八成“指标”,给十三五控煤目标造成极大的挑战。

        如果按照此次透露出的《煤炭“十三五”规划》计算,则到2020年,全国将减少2.9亿吨原煤消费增量。砍掉这部分增量,有利于国家在十三五末将煤炭消费占一次能源比重降低到60%以下,加快能源结构变革步伐。

        少排放半个德国的二氧化碳

        从二氧化碳的角度看,此次煤化工产业目标调整有着更重大意义。根据石油和化工规划院2013年完成的《碳税对我国化学工业的影响分析》研究,煤制天然气单位产品碳排放4.8吨/千方,煤间接液化碳排放6.1吨/吨,煤制烯烃碳排放11.1吨/吨。

        若根据此次《煤炭“十三五”规划》草稿的目标调整规划折算,煤化工行业将每年少排放二氧化碳4.1亿吨,相当于2013年全国排放量的5%,相当于半个德国的碳排放量,相当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两国的碳排放总量(BP统计年鉴2014)。

        中国已经向世界承诺,“在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并且将努力早日达峰”。煤化工行业回归理性发展,对国内节能减排工作和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意义重大,也将对明年巴黎峰会的成功做出实质贡献。

        此外,近期国际油气市场发生重大变化,同时国内能源体制加快改革步伐,许多煤化工项目已经面临亏损情况。同时,全国统一碳市场将于2016年试运行,碳税也将同期加快推出,煤化工三废监管已经在收紧,以及水价改革和生态补偿的落实,都将进一步推高煤化工项目成本。

        面对政策和市场形势,着眼宏观能源战略目标,笔者认为发展煤化工仅是一时之计,加速能源结构转型才是国家大略。